首页 信托文章正文

中粮信托-瑞盈3号河南平顶山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信托 2020年02月01日 09:35 45 信托胜利网
【近期信托列表】 【近期政府债列表】
买【中粮信托-瑞盈3号河南平顶山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享/┃/全/┃/国/┃/最/┃/高/┃/返/┃/点/┃【1%-10%】

【合同面签】【返点现结】
点此处进入官网查看项目详情
----------------------以下项目是当天新闻资讯----------------------------------------------------------
           

腾讯科技讯 1月3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 ,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三公布财报时,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没有强调一种令人担忧的长期趋势给公司带来的短期好处,即取消对电动汽车购买者的税收抵免优惠 。

例如 ,在美国,购买特斯拉或任何其他电动汽车的人,曾经可以从他们的税单上获得高达7500美元的退税优惠。政策制定者认为 ,这笔补贴有助于让燃油汽车不再上路 ,从而减少污染。

但在特斯拉售出20万辆电动汽车后,美国的税收抵免优惠开始逐步被取消,先是在2019年1月1日降至3750美元 ,然后在2019年7月1日降至1875美元 。自2020年1月1日以来,美国的特斯拉买家不再有资格享受任何税收抵免。特斯拉的大市场荷兰也有类似的情况,那里的税收抵免也于2019年底到期。

对于汽车或任何其他产品 ,即将到期的税收抵免或其他激励措施会造成一种通常被称为“拉动 ”的现象 。2019年年底,可能始终在考虑购买特斯拉汽车的买家格外有购买动力,即使他们通常可能需要等待了一两个月才能提车 。

根据许多股票分析师的说法 ,投资者在评估特斯拉第四季度业绩时,应该会把这种“拉动”现象的影响力放在首位。特斯拉已经宣布在2019年第四季度实现了创纪录的交付,最新财报也显示其营收和利润再创新高。特斯拉的业绩改善导致其股价大幅上涨 ,自去年10月23日以来该股已经上涨了一倍多 。

但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特斯拉第四季度的交付量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即将到期的税收抵免的推动。这意味着,至少在两个关键市场 ,特斯拉汽车2020年第一季度的销量可能会出现大幅下滑。

据Cowen的分析师称 ,特斯拉第四季度交货量增长的95%可以归功于美国和荷兰的这种“拉动”现象 。AllianceBernstein分析师托尼·萨克纳吉(Toni Sacconaghi)已经警告称,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需求将出现“季节性疲软 ”,这主要是“拉动”现象的后遗症所致。

这方面的数据开始陆续涌入。荷兰近最近的车辆登记数据显示 ,2019年12月,有12053辆特斯拉汽车在该国注册 。但到2020年1月,已经过去的四分之三时间里 ,只有33辆特斯拉注册。除非有重大变化,否则这将意味着特斯拉市场每月下降99.6%,而特斯拉第四季度的交货量几乎占到了总交货量的15%。

特斯拉之前也经历过与税收抵免到期相关的暴跌 。2019年上半年 ,特斯拉的销售额 、利润和股价都遭受重创,因为美国的税收抵免减少了3750美元。有些政府甚至在几乎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削减了税收优惠,包括中国香港。在地区政府取消一项激励措施后 ,香港的电动汽车销售在2017年大幅下滑 。

但许多看涨的分析师认为,中国和欧洲(荷兰以外)的需求将有助于抵消与激励相关的损失 。韦德布什证券的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认为,被压抑的欧洲需求明年将推动那里增加多达10万辆的销售。然后这种趋势将在中国延续:特斯拉的上海工厂现在已经全面投产 ,艾夫斯相信中国市场最终可能会增加17.5万-20万辆汽车的年销量。

对特斯拉有利的另一点是 ,至少从长期来看,它在电动汽车市场上最成功的竞争对手在税收抵免方面面临同样的挑战 。例如,截至2018年底 ,通用汽车公司已售出20万辆电动汽车,因此其广受欢迎的雪佛兰Bolt等汽车的税收抵免将于4月1日到期。这意味着,Bolt比同类的特斯拉Model 3仅有的1850美元税收优势 ,只能持续三个月时间。

或许一个更大的竞争担忧在于,至少在美国是这样,许多汽车制造商在销售方面远远落后于平均曲线 ,或者刚刚进入电动汽车市场 。大众(Volkswagen)、奥迪(Audi)和捷豹(Jaguar)都有可能推出电动汽车,成为特斯拉的竞争对手。他们还可以多卖出数万辆汽车,同时仍然受益于美国7500美元的全部税收抵免优惠。

即使是看涨特斯拉的艾夫斯也承认 ,这对特斯拉来说是个大问题 。他说,电动汽车购物者“将会考虑其他车型”,并补充说 ,“税收优惠肯定是一个不利因素。 ”他估计 ,仅由于激励措施,可能流向特斯拉的美国销售中就有5%至10%可能被转移到竞争对手手中。

但特斯拉明显有自己的王牌,即其作为创新者的声誉 ,以及它的热情粉丝团 。艾夫斯说:“特斯拉品牌已经成为黄金标准,这是他们的巨大优势。至少在短期内,它会保持相当强劲的势头。 ”不过 ,该品牌能否有效抵御每辆车高达7500美元的逆风,仍有待观察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杨倩

编辑|刘宇翔

头图摄影|杨倩

疫情无情,人有情 。

《中国企业家》根据公开报道进行梳理的不完全统计显示 ,自1月23日至1月31日以来,约350家公司向武汉及湖北疫区捐款,总额达121.29亿元。2019年 ,武汉市GDP为7478.9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其1.6%左右。

援助主力来自互联网科技行业、金融行业 、地产行业,不少外资企业也慷慨解囊 。它们中既有世界500强、行业翘楚 ,也有中小企业。行业巨头在危急时刻扛起了重任 ,不仅捐助资金,还竭尽全力提供防疫物资,以及保障各种线上线下服务。一些中小企业也加班加点赶制防控急需的物资 。

所有人千里驰援 ,不舍昼夜,捐资虽有高低,但情义皆无价。

捐助过亿的企业达到34家

共计77亿元

捐助过亿的企业横跨互联网、房地产 、金融 、消费、医药等行业 ,捐助金额总计超过77亿元,在所有企业捐款总额中占比超过60%。

           

央企共计捐款超过37亿元,

其中20亿为专项基金

截至1月30日15时 ,60多家央企共计捐款超过37亿元,彰显了“国之重器”的地位 。通用技术集团、国药集团还设立了10亿元的疫情防控专项保障资金。

           

12家互联网公司加入“亿元军团”,

捐款共计27亿元

36家互联网头部公司共计捐款29.7亿元。

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互联网亿元军团 ” ,囊括了互联网科技巨头,其中阿里10亿 、腾讯3亿、百度3亿、美团2亿 、字节跳动2亿、携程2亿、快手1亿,新浪 、拼多多、网易也纷纷跟上节奏 。他们以扛鼎之势 ,奉献了总计27亿元。

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优势在这次阻击战中充分发挥 ,它们加班加点,迅速推出资讯传播、远程诊疗 、在线众筹、生鲜电商等“战时”服务,比如丁香医生、门户网站推出的疫情实时动态 ,腾讯 、高德线上发热门诊地图查询等,弥补了信息鸿沟。

           

房产企业捐款超过14亿元

目前已有超90家房企 、物业公司通过捐资捐物、减免商铺租金等方式加入到驰援队伍中来,捐款总额超14亿 。其中 ,恒大2亿、融创1.1亿,万科 、碧桂园各1亿 。同时,全国多个楼盘主动暂停营业 ,多家房企开启线上销售通道。

           

金融业捐款突破10亿

截至1月31日,共有超过60家金融机构捐赠了10亿元。其中招商银行捐赠2亿 。

           

消费行业

消费行业中,捐赠过亿公司包括牧原集团、立白、伊利 、中国飞鹤等。

           

实体制造业

实体制造业中 ,民营企业吉利控股捐赠了2亿,设立疫情防控专项基金,并从瑞典首批采购25万只口罩发往国内。恒力集团捐赠了1亿 。

           

医药行业

截至1月31日 ,医药行业共计捐款超过8亿元。其中 ,运鸿集团捐赠超过3亿,方大集团捐赠2亿,劲牌捐赠1亿。

           

信息产业

           

海外公司驰援

海外公司中 ,GE、宝马、奔驰 、英特尔纷纷伸出援手 。总部位于泰国的正大集团捐出了5000万元资金以及2000万元物资。世界顶级游戏公司Wargaming(WG)捐了1000万美元。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基金会捐赠了500万美元 。

           

防疫物资向武汉急驰

除了资金,各大公司也发挥所长,纷纷向武汉捐赠急需的防疫物资、生活用品。

京东、绿地 、平安好医生捐赠数十万只口罩。腾讯联合复星国际海外采购4.5万套防护服、卓尔日本采购5万套防护服、盒马为武汉72家医院送出3万斤车厘子 。美菜为武汉医院送出了米面油等食材近10万斤……

           

截至发稿 ,捐款捐物名单 、金额还在不断增长,来自明星 、普通人的捐赠也是数不胜数 。

愿这些善款和物资都被妥善使用,武汉、湖北早日“康复”!

。END。

制作:崔允琰审校:全莉


2月1日是北京医疗队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奋战的第5天 ,医护人员接诊的确诊及疑似患者已超过50人 。几天来,很多医护人员用日志或视频的形式记录下了隔离病房里的点点滴滴,梳理这些日志记者发现 ,在医护人员领队的笔下,男护士的表现闪闪发光。此次出征,北京医疗队共有136人 ,在名单上 ,男护士师或护士多达16人,这样的比例并不多见,面对疫情 ,男护士的优势到底在哪儿?

           

友谊医院男护士关宏奎。

他们有无可替代的优势

1月31日,在北京医疗队驻地的会议室里,正开着一场工作讨论会 ,从门口向屋内望去,围坐的会议桌旁的无一例外都是大小伙子,若不经领队介绍 ,很难想象这竟然是一个护士团队,他们来自北京市多家三甲医院,男护师、护士总共16人 。

在讨论会上 ,虽然很多医学术语令人听起来有些晦涩难懂,但是也可以感受到,有了疫情病区接诊的经历 ,男护士们都希望帮战友分担更多的压力 ,发挥男性的优势。

几天以来,至少有4位重症患者被送到了病区,刚送来时 ,别说走路了,就连意识都不太清晰了,抬担架的工作男护士们一马当先。

“这不只是力气大小的问题 ,更关乎于职业暴露这样的关键问题 。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关宏奎在接诊一位重症患者时发现,女护士抬担架床非常吃力,她们弯着身子会使面部离床上的患者更近 ,这无异于增加了感染的风险。如果双手的力气还不够,甚至同时需要使用腹部顶住担架床,这样防护服便有与金属物摩擦从而破裂的危险。

从发现这一问题开始 ,凡是值班的男护士,几乎全全接下了所有的力气活 。医护人员每次接班从驻地赶往医院时,也会有一些沉重的物资需要带过去 ,在非常时期 ,医护人员要尽量避免“非战斗人员”接触病区,找其他人来帮忙搬运物资是不现实的,此时接班的男护士们甘愿当起了“壮劳力”。

“应该说 ,这是优势的互补。 ”关宏奎告诉记者,在北京众多三甲医院当中,男护士这个群体已经不稀奇了 ,而他们自己更不会刻意区分男女,一些开导抚慰的工作,适合女同志来做 ,而一些需要力量胆量的工作,由男同志来做,各有分工 。

病房中的他们“闪闪发光”

此次驰援武汉 ,北京天坛医院出征的男护士是最多的,共有6人,领队顾怡明医生的一篇日志 ,记录下了小伙子们在首个夜班的点点滴滴 。

“艰苦的24小时 ,从昨天到今日凌晨,北京天坛医院9名医生护士完成了所有班次的工作。白班收治15个病人,小夜班收治4个病人 ,不眠不休的24小时。”

当天值白班的王博 、侯玉华,作为第一个班次是最辛苦的,因为白天也意味着收治病人的高峰 。他们理顺了流程 ,收治患者最多,穿隔离衣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脱下防护服的那一刻差点虚脱了。

而值守小夜班的张亚铮和王皓,两位男护士的防护服下 ,都佩戴了纸尿裤。喝水和上厕所这两大生理需要都成为了奢侈品,每班下来都是急忙去厕所和紧急补充矿泉水 。当天深夜,他们收治了一名危重症患者 ,在不吸氧的情况下,脉氧只有70%,小伙子们给予紧急处置 ,保证患者生命体征平稳。

接诊工作中 ,男护士实际上确实承担着更多压力,因为男士体型较壮,现有的防护服对他们来说就像紧身衣一样 ,穿脱相对不便,每一个动作也都要小心。为了避免更换防护服耽误接诊时间,很多男护士在进入隔离病区前的一个小时之内就不吃不喝了 ,防护服穿到身上,一穿就是6个小时甚至7个小时,待任务顺利完成了 ,人已精疲力尽 。

在顾怡明医生的日志当中,有这样一张照片:急诊科男护师罗赟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胸前写着他的名字 ,因为“赟 ”是个生僻字,细心的罗赟还特意标注了汉语拼音。照片中的罗赟挑起两根大拇指,大夜班上的他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在隔离病区 ,为患者进行静脉采血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 ,罗赟的护目镜内满是雾气,很难靠视力判断患者血管的位置,他的手上戴着三层外科手套 ,触感也同样受到了限制,进针只能靠直觉和经验,在这种不利的条件下 ,罗贇完成了首例操作,一次进针成功 。

事后,记者向罗赟和其他男护士询问当时的感受。他们说 ,在这种情况下,“一针见血”可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越这样想就越会犹豫 ,反而在延误诊疗,男人总要有几分果断和胆识。

男护士的比例在不断增加

“若是放在前些年,北京可能只有安定医院有男护士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处三级调研员刘颖告诉记者 ,目前 ,北京市全部在册护士人数147489人,其中,男性6026人 ,占比4.09% 。在北京的医疗系统当中,这几年,男护师、护士的比例有增加趋势。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 ,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无论男女,整个护士团队都展现出吃苦耐劳、敢打敢拼的昂扬斗志 ,而男护士们也展现出了他们在力量 、性格方面的优势,很有担当。这样的现象也将为今后的医疗支援工作提供经验和更多的可能性 。


标签: 中粮信托-瑞盈3号河南平顶山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信托胜利网